最新文章

Sock Dart 继续烧你我钱包! Nike Sock D
中央气象局  远海渔业气象预报(甲)
三十岁,迟来的叛逆期
womany 编按:三十岁,莫名其妙的就是个里程碑。三十岁,好像理所当然应该要很幸福。故事可以虚构,
主页 > M品生活 >捕风捉影评《第一滴血:终极血战》 >
捕风捉影评《第一滴血:终极血战》
浏览量:327    点赞:827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11    点击: 413次
捕风捉影评《第一滴血:终极血战》

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。韩子二者皆讥,因此吾人大都认为,二者乃并列而不相关。独马迁出,在游侠列传中暗示二者乃因果之关係:以武犯禁乃以文乱法的必然结果。

游侠即黑社会,当然亦不是今天的黑社会。他们专门解决制度下不能解决的问题,而法律此刻已无能为力。例如有人以权或势,钻在制度或法律的空子间作奸犯科,就需要请侠去解决这种私怨。在上述关係中,动的是人,法律是静止的。

另一种情况是,有些官员会利用法律或制度作为武器去製造不公义,此即乱法之儒。当一个社会进入文官政治,健全的文官系统理性,应能有效牵制军队或警队的行为。然而权力使人腐化,腐化的文官反而会利用他们所操控的法律和制度去欺迫百姓,甚或怂恿武装组织滥权,以达到其目的。黎民对此苦无对策,于是游侠出焉,或被过多的期望幻想出来。此刻,儒所乱的法的确已是乱法,因此侠所犯的禁,乃恶法下的禁,非道德上的禁。

经验是种会上瘾的药,对谁皆然。文官一旦乱法,就只会一直乱下去;武夫一旦嚐血,就会一直暴力下去。愚昧的乱法者对此总是始料不及,无法归正,最后被武夫吃掉,或一同毁灭。同样,百姓被剥夺的福祉,曾经有过便不能被失去,失去了亦不会遗忘;而侠之为侠,他一旦开始犯禁,直至你完结前也不会完结。

兰保电影完全不符合以上论述。

《Rambo 1》是对离弃的报复,是一个人的战争。《Rambo 2》是有人利用他这种被离弃感,去救助其他被离弃的人,但事成后兰保又再被离弃。由于形象与肌肉一样丰厚,《Rambo 2》是整个系列中最耐看的一套。而亦因此,当中用箭对準那个杀害他唯一所爱的人,把他射成肉碎那一幕,便尤为经典。

自《Rambo 3》起,片子便拍烂了。《Rambo 3》是纯粹的英雄主义膨涨,而烂透了的是《Rambo 4》。成功是种会上瘾的药,尤其对于上集经典场面的複製。陷阱、军刀、重机枪、弓箭,是否非无不可,或纯粹是赚钱的计算。本地有个堕落的歌星说过,听众来演唱会,是希望听到一首歌原来的演绎,故不宜用别种唱法。拒绝进步是一切堕落的根源。承继是重现,不是重覆。重现它必定有其独特的形式和背景,这放诸一切历史或个人的经历皆然,事情会重现,但没有必然。这是许多史人的盲点:往往视野过阔,视年月为数字、遭遇为概念、不幸为事件、结局为命定,独马迁这些大史学家不然。

说回Rambo。《Rambo 4》尚可一提者,乃将一个人的战争内化为一个人的心理战争,只是结局又因主角本人年老力衰,没来由的把片子拍为群揪,以充撑其动武时间的质量,大类那些年老的舞王,身边的伴舞越来越多。

《Rambo 5》终于迷途知返,返回一个人的战争去。进场看戏的人,肯定已不是求甚幺突破,或许只是期待这种归正。正如当一个人离场的时候,害怕起遇到警察,而不是本人犯了甚幺的罪,那种期待会返回从前一样。

果然最后这个兰保,从剧本依旧是压迫与报复,到武器、受伤位置、以至对白的重覆,依旧处于一种幼稚的钟摆。若电影的目的是求市场的话,兰保电影注定要丢失下一个世代。兰保电影只着眼于他那个时代成功的模式,而不断重複这模式,实质是在边缘化自己。那是上画第二天的夜场,纯粹因为怕事,我选星期五较少冲突的晚上去看。那本应很多观众的时间,全院却只有廿来人,更没有一个年青人。进场的至少都四五十岁,或五六十岁。他们未必对电影有期待,或许只是不想有所或缺。

作为商业电影,面向的是众的话,电影就必须善于聆听。现在的商业电影,都已能让各年龄层的观众,在电影中各取所需。例如敌视你的公主电影,从前是成人带儿童去看的,到而今,则儿童依旧会看到童话,成人则会看到自己,男女会看到恋爱,平权份子会看到平权,同性恋者会看到同性恋。艺术电影固只须高驰不顾,但你没有选择把电影提升至暴力美学,而是继续要面对众的时候,你要照顾的不是自己的呼吸,而是别人的声音,否则就只有提早落画。

回到《Rambo 5》(第一滴血:终极血战)。是次报复,是因为他尝过了家的滋味。

Rambo的一切报复,都是受压迫的报复,用自己的力量向加害者找数。他从没期待侠的出现,而事实上也从没有侠出现过。所谓侠,或所谓外力帮助,只是一种守株式的盼望。


于是Rambo私下去墨西哥挑衅,把那些杀死她乾女儿的现代黑社会引来自己的家,让他们与自己失去的家陪葬。最后兰保用弓箭把头目的四肢逐一钉在墙上,然后走到他面前,用军刀把其胸骨剖开,活取其心。没有观众认为这样子的暴力回应不恰当。但吊诡的是,当他们由观众的身份,散场返回现实后,他们对以暴易暴又未必会认同。也许是只有看电影的时刻,能够解放一个人的包袱和顾虑,回到直观的判断。

一切行为皆为中性,放进语境裏才有善恶。

兰保所面对的,在《Rambo 5》里是实际外显的武力,在《Rambo 2》里是隐藏在制度背后背叛的暴力。前者有形,后者难以报复,因此最后仍然要放生那个贱人。在《Rambo 2》,也没有所谓的侠出现,侠只是无助者一厢情愿的期望。倘世上有侠,那个侠必然只是那个冲破了自身恐惧的自己;倘世上真的有侠,受害者也必先努力自救,帮助你的人才会真的出现。

Rambo电影尚未出现过乱法者的暴力,即今所谓的制度暴力。对于报复,孔孟的看法是安其危、利其菑;马迁则褒游侠,贱酷吏。判断是困难的,Rambo电影用了数十年时间,才完成了一次由反战到好战的钟摆。也许离开电影院的人,需要更多时间去理解,或终生不解。文治社会我们相信的是法律和制度,若有酷吏以文乱法,我们所期待的侠,是那些能够让我们重返法治和自由的力量,而那个侠,就是我们自己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